正在阅读:李师傅 李老师 李校长 —— 李武老师小记
分享文章

微信扫一扫

参与评论
0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人文旅游 / 正文

信息未审核或下架中,当前页面为预览效果,仅管理员可见

李师傅 李老师 李校长 —— 李武老师小记

转载 深蓝2021/09/09 17:14:17 发布 来源:李睁 作者:李睁 1306 阅读 0 评论 0 点赞


李师傅  李老师  李校长



——李武老师小记



文/图  李睁










    很奇怪,每次想起核桃小学的李武老师时,我脑海里闪现出来的不是他神情坚毅的表情,而是电视剧《士兵突击》中许三多的荧屏形象。我不止一次的问自己,为什么老是会把李武和许三多联系在一起?是因为李武也曾当过兵吗?可他比王宝强演的许三多帅气、英武多了,也比许三多聪明、灵活多了。经过反复思考,我才发现李武与许三多有一个共同之处,那就是他们都是那种很纯粹的人,是那种认死理的人,是那种一条道走到底的人,说好听点,就叫执着或是坚韧。不错,李武就是这样一个执着的人,他把一生的精力、热情、心血全都执着地耗在了教育事业上。










在部队时的李武(李武 供图)


    三十年前我刚认识李武的时候,他已经从军营退伍,脱下军装穿上阴丹蓝咔叽布的衣服做回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但是因为他有过“参战老兵”的光环荣耀,很快被照顾,进了家门口的核桃小学成为一名炊事员。当了几年兵之后,“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这句话在李武心里早已根深蒂固。虽然只是当一个山区小学的炊事员,但他充分发挥“干一行,爱一行,钻一行”的雷锋精神,带着饱满的激情投入到劈柴挑水、淘米洗菜的火热劳动中。那个时候,大家都习惯叫他“李师傅”。后来,因为学校教师少,他在做饭之余还肩负起代课教师的使命。“刀不快石上磨,人不会世上学”。精力充沛的李武就凭着一股子钻劲与狠劲,边听课边备课边上课。之后他还取得了教师资格证书,成为了一名民办教师。终于可以不用当炊事员了,“李师傅”从此名正言顺的走上了讲台,他心里的底气也更足了。遇到学校来人,他还是会主动到厨房帮忙,他本就是公认的脚勤手快的“李师傅”。这和许三多是不是很像?









    民办老师虽有教师资格,但与公办教师却是同工不同酬,而且差距非常大。要说这种巨大的落差不会对李武造成冲击那是假话。那时他的生活非常拮据,妻子一个人种烤烟,还要带两个孩子,地里的活多如牛毛,每天起早贪黑忙得不可开交。他的工资收入远远低于妻子卖烤烟的收入。他的妻子是一个勤劳贤惠的农村妇女,自己任劳任怨却从不会责怪埋怨丈夫半句,还常说她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李武当炊事员也好,当民办教师也好,他想干什么就让他干什么,只要他喜欢就行。李武一方面对自己在学校里教书而农活、家务都落到妻子一个人身上深感愧疚,一方面在暗中努力学习积蓄力量,想要寻找机会改变命运。2002年,李武考取了云南师范大学在嵩明教师进修学校举办的成人自考大专班。平时当老师,周末和假期当学生,李武两头兼顾,从不松懈。2006年,他拿到了专科毕业证,从此成为了一名真正的公办教师。









    李武的父亲曾担任过村干部,是一个有眼光、有胆识的人。为了改变一家人在大山里吃苦受穷的命运,他很早就到杨林开发区办起了明泉饮料厂。那些年,饮料厂的效益非常好。尤其是临近春节那段时间,厂里一天卖汽水的收入几乎就是李武当老师一个月的工资。父亲创下的基业,也曾想让李武来“子承父业”,但李武还是舍不下他的三尺讲台。他觉得自己既然已经成为公办教师了,就应该珍惜这份工作。好在父亲也很开明,并不勉强他。









    对于“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这句话,在过部队的李武深有体会。令他没有想到的是,核桃小学也像营盘一样,学生在学校读完六年小学就到杨林镇上去读初中了,可是还有比学生轮换更快的,那就是老师。不仅到这来支教的老师一年两年、最多三年就下山走了,就连来这儿当校长的人也是来两年就离开了。再说山区小学的校长根本就不能算“官”,其实是比老师更累的苦差活,权利比谁都小,责任却比谁都大。寄宿制学生,吃喝拉撒睡什么都得管,谁愿意呆在这吃苦呢。这样一来,导致了学校管理和建设缺少一个长远规划和延续性,人心不稳,不利于学生的学习和成长。但最让李武意想不到的是,核桃小学校长这个职务居然会轮到他头上。









    那是2011年8月,李武被任命为核桃小学校长。此时,李武的长子已经在成都工作,成了家,妻子也到成都帮儿子家带小孩。次子继承了爷爷的产业。李武本来完全可以在坝子里的学校任教,和小儿子生活在一起。当上核桃小学的校长,就意味着他只能在山上守着学校长期做一个“孤家寡人”。但这些他都没有考虑,他考虑的不再只是如何上好课,如何当好班主任,而是如何管理好学校的全面工作。回想起自己徒步、赶马车和骑自行车的时代,多少个日子往返于杨林到核桃这条崎岖山道上。如今,道路已经硬化,自己也有了摩托车,学校也从四壁漏风的老屋拆建为宽敞明亮的框架式现代楼房。条件一天天好转了,多少艰苦岁月都度过来了,还怕什么。再说,自己如果也下山走了,核桃小学就更没有人愿意来了,住惯的山坡不嫌陡,自己在这当校长么还可以箍拢着新来的年轻教师。他的心思就是这么单一。这和许三多是不是也很相似?


    时光回到现在,就是此时此刻,2021年9月9日,在第37个教师节来临之际,站在昆明海埂会堂领奖台上的李武心潮起伏。屈指算来,这时离开他1980年在前线参战已经足足有40年了,而他在核桃小学也已经当了10年的校长。这十年来,他在悉心管理好学生的饮食起居、学习生活外,还四处奔走,到处筹集资金不断改善办学条件和教师的生活条件。修起了挡墙,学校更安全了,建起了太阳能沐浴室,老师的生活更方便了。他还把校园前后的空地充分利用起来,前面建成了菜园,后面建成了花园,加上各种活动设备,整个校园成为了孩子们的乐园。









李武 供图










    从参战老兵到李师傅,从李师傅到李老师,再从李老师到李校长,在一次次角色转换的背后,在一捧捧鲜花和一阵阵掌声的背后,是他一步一个脚印的付出,是一串脚印一串汗水流淌的结晶。通过执着的努力,李武十年磨一剑,一步一个台阶,在教育的道路上不断突破自我,迈向新的高度。









    “执着”两个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则难上加难。这种坚守与执着,是需要靠时间来磨砺,靠岁月来沉淀的,不是一天两天,一年两年,也不是十年八年,而是三十年、四十年,是“多年的媳妇熬成婆”。时光,磨去了李武的青春,却没有磨去他的激情。岁月,沉淀了李武的人生,也沉淀了他对教育的情怀。这情怀,像一坛窖藏多年的老酒,散发着浓郁的醇香。只有走近李武,我们才能慢慢感受到他那如大山一般沉默,亦如大山一般厚重的对学子的深爱,对讲台的深情。

















    四十年来,李武就像学校外路旁那棵高大伟岸的古松一样,扎根大山,枝繁叶茂。既然选择了坚守,选择了留下,那么无论历经多少岁月,历经多少风雨,他都总是静静地伫立在那里,看着孩子们像庄稼一样在他和老师们的精心呵护下一茬又一茬的茁壮成长,然后走出大山,走向外面广袤无垠的世界。他的心里便涌出一丝甜甜的暖流,脸上则荡漾开像许三多一般憨厚朴实的笑容。










已有0人点赞

637229313036940609792390843.jpg

0条评论

 
承诺遵守文明发帖,国家相关法律法规 0/300